风の海 迷宫の岸

个人站&Aramary应援站(筹)

山楂树和性

前段时间给iphone更新软件,下了些电子书。无意间瞥到《山楂树之恋》,犹豫了一下,一并拖了下来。

有段时间没看书了,我大约是闹了书荒,竟想起来看《山楂树》了。

其实早几年前,我还是卓越和99读书人的忠实用户的时候,99定期邮寄给我的广告册上就有关于这本书的介绍,用的是时下烂大街的俗套——史上最XX的XX——这种没什么文艺含量的总结来定义这本貌似很文艺的言情小说。以至于如今老谋子给他的同名电影做宣传的时候,干脆就直接照搬小说的宣传语了。可能他们一时想不到更好的词来做它的噱头,也可能在中国吧,只要说“史上最干净的爱情”,但凡有“史上最”和“干净”这两个词组合的句子能获得更好的认可度和点击率吧。

最初没有看,就是是因为不怎么待见这种宣传方式,以至于“爱屋及乌”的反面,就“厌恶及书”了吧。

我开始以为吧,既然宣传了什么“最干净的爱情”,又见推手们在网上不遗余力地用当前的社会问题做反面教材宣传着这据说和铜臭啊、性啊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不搭界的爱情故事,看看就看看呗,看看究竟是个怎么样可歌可泣的故事。结果看了以后,也谈不上失望,就是觉得吧,不过如此。

我觉得静秋和孙建新的故事,其实很多人在年轻的时候,懵懵懂懂情窦初开的时候应该都经历过类似的。无非因为孙建新没得到个好的结局,像无数情节相同的韩剧那样,作为一个主角,得了白血病死了……令人扼腕令人痛心。而作为一个三维世界的人,大抵也不会经历那样的刻骨铭心。

到是在静秋身上看到了很多自己的影子。比如静秋的单纯、对男女之事的无知,我和她一样,是很晚了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甚至比她还要晚一点。我的家教以及社会对我的教育,和静秋的环境也很相似,对于性教育,家长和老师们总是难以启齿避而不谈,视其为洪水猛兽。要女孩子洁身自好,但是究竟怎么样才叫“失足”,他们也不细说……,以至于到了高中理科生物教材讲到生命起源的时候,我不知道老师是怎么想的,三言两语带过,干脆就不讲了……然后男孩子又拿书里面的彩图起哄……哪里像90后现在这样开放……电视剧里但凡有涉及到相关情节的地方,也总是朦胧带过……不像现在,总是在挑战观众的下限……以至于像静秋那样,以为男女有了比较亲密的身体接触就会出事,但究竟亲密到什么程度并不知道。现在想想真是又尴尬又好笑……在一个在网络上很多地方打不出“性”字的国家里(现在好像好点),也确实是一件笑谈。

作为一本言情小说,总是难免要写到性上面去,不写得惊险刺激不过瘾,不写得巨细靡遗绘声绘色不过瘾,以至于很多言情小说,实际上是色情小说。

大抵上以为既然推手们卯足了劲来宣传小说的“干净”和“无性”,我真的以为就是一本纯爱少女作品了。直到全部看完以后我发现,其实作者是写了相关的情节的,而且还很不厚道的在过程的地方写了些容易产生歧义的句子,然后又很不厚道得掐断,使读者跟着情节一起误会下去,直到最后才解开。其实无非也就是孙建新因为真心爱静秋,所以什么都没做。但我觉得这不能拿来作为其“干净”的卖点……虽然其实本来也没什么卖点。类似题材和形式的作品,日本早期的纯情少女漫画作品一抓一大把,都是单纯的精神恋爱。精神恋爱很符合情窦初开又不谙世事的少男少女们对爱情的定义,所以很讨喜。

不得不说,艾米的文笔还是可以的,她很善于抓住读者的心理,知道什么地方应该铺展什么情节,才能一步一步地抓住读者的心,使得读者迫不及待地拼命地想要去看后面的内容……

但是我不明白为什么老谋子在拍成电影的时候,要改掉原作的大部分内容,以至于人物形象都完全颠覆了。

我一般都不敢看真人化的电影和电视剧的,因为总是少不了雷点,我虽然已经麻木地习惯了这种现象,但承受能力到底是有限的。犹豫了一下,我还是决定去下来看看,也不枉费发行方的一番苦心宣传了。

我只跳跃着看了一下书中印象比较深刻的几个桥段,比如下河游泳、隔河拥抱、见妈妈、医院陪护、护士房的重头戏和最后的告别,都被改得面目全非。单就这几个情节来看,我觉得我肯定没有承受能力去看完整部的。至少在下河游泳那段,原作中本来有段“老三”因为看了静秋穿泳衣的样子而“表现怪异”的情节,老谋子干脆删掉了,改成两人相互泼水然后并排坐在墙边上休息聊天,原作里描写的“老三”孙建新作为一个第一次看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子性感模样的正常的男孩子应该有的反应没有了,“老三”倚着穿泳衣的静秋谈笑风生的场景,让这个人物缺乏了非常重要的真实感。真心的害怕看完整部后发现,张艺谋把整部作品给毁了……

最后说说女主静秋。我在百度贴吧——虽然不常去,去也是去找乐子看笑话的——看到有一位对静秋各种羡慕嫉妒恨的公主病人表示了他对原作中女主的厌恶态度。我想说,其实静秋的形象塑造得挺不错的,她的心情、她的矛盾,她的矜持,甚至她和“老三”诀别时的那种心态,不知道是不是因了“同病相怜”(从懵懂到豁然开朗的过程相同)的心理作祟,我特理解她。

本来早就想写点读后感的,看了几天的《杜拉拉》后才终于下定了决心来敲键盘。

也可能我是经历过与至亲死别的吧,每每看到描写诀别场景的时候总是无比压抑与郁闷。以至于看完《山楂树》后我就开始有点下意识地排斥“山楂树”这三个关键字了,总怕想到“老三”的死。我挺喜欢“老三”的,奈何天妒英才。想到“老三”的命薄,我又会想到一个同样才华横溢但是同样命薄的人——柳文扬。大约真的有命运什么的,跟着一个人,人生的波浪起伏好像冥冥之中总有定数。命中注定逃不过劫的,就被阎王收了去,做了另一个世界的人。
昆仑 - 时评天朝 | 留言:0 | 引用:1 |
| 主页 |